魔術師專訪-Sandy 張庭瑋

魔術師專訪-Sandy 張庭瑋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又到了好久不見的魔術師專訪時間,首先來個猛虎落地勢 XD,這一次的拖稿實在太久了…..,其實也對這一次的魔術師非常不好意思,這一次的專訪,拖了快要半年才交稿(聽說還有拖快一年的XD,遠目 XD…..)。

這一次專訪到台灣少見的女性魔術師《張庭瑋》( Sandy ),不知道大家對於 Sandy 的印象是什麼?是擅長舞台魔術表演的女性魔術師?還是精通攝影與設計的藝術家或著是攝影作品常被盜用的受害者呢(XD)?( 詳 Sandy 本人 Blog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這一次的專訪我們約在 Sandy 從美國魔術城堡表演歸國之後(採訪新聞可以參考這裡),我們在【六人行】的主題餐廳進行了這一次的專訪,(這間餐廳是忠實的【六行】影集粉絲所開的餐廳,餐廳中充滿了整部影集的氛圍),據 Sandy 本人指出,她有段時間把【六人行】的影片就像是背景音樂在生活當中播放,因此對六人行影集當中的每個橋段都是耳熟能詳,因此在這樣的地方做專訪,真是在適合不過了。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去年的7月13~19日是 Sandy 在美國魔術城堡時間,美國知名的 Genii 雜誌每一期都會介紹每一個月表演的魔術師,而截至完成這篇文章的時間點,似乎還沒有看到有對於 Sandy 表演的介紹,日後有看到的話我會再補充上來給大家的。)

子超:很開心能有機會訪問到台灣魔術圈中得過最多獎項的女魔術師,應該也是第一個登上魔術城堡舞台的台灣女魔術師吧,蠻好奇當初怎麼會接觸魔術的?畢竟能夠在台灣魔術圈嶄露頭角的女性魔術師其實屈指可數,能夠有這樣的成績而且還有不錯的學歷,讓人蠻欽佩的。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當初一開始是因為一個好朋友是周杰倫的粉絲,她覺得只要是周杰倫會的她都要會,剛好那時候周杰倫迷上表演魔術,剛好學校看到魔術社招生,剛好她是小當家的直屬學妹,所以我就這樣進了魔術社學了魔術,然後就現在了……人生一切就是那麼多的剛好組成的…。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子超:之前我訪問過比較多台大魔術社的魔術師,在印象中大家覺得台大的魔術社似乎在脈絡上與傳承上很嚴格,所以我蠻好奇的,對於我第一個採訪台北大學魔術社畢業的魔術師來說,不知道對於北大魔術,大家印象中比較知名的像小當家、趙正明、妳以及王重元(猴子)等人似乎都以舞台魔術著稱,所以北大魔術社是以舞台魔術著稱嗎?當初為何會決定要比賽呢?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其實每個加入魔術社的人學習過程應該都滿類似的吧:大一從近距離開始學,大二後為了魔幻之夜準備舞台表演。話說北大還有一個不成文規定 – 只有社長才能變鴿子。

在魔幻之夜結束之後,你會發現這樣一套程序如果沒有下文是很可惜的。剛好,你看又是個剛好,那個時候有魔術比賽,就是古早的TMA,以前叫OB…。然後就這樣子一路一直比賽到現在了。

圈內大家比較容易注意到這些一直比賽比個沒完的魔術師,那我那個時期北大滿多人比賽的,而且那時候也不比近距離啊,最後就導致一般社會大眾認為北大魔術社出來的魔術師舞台好像很厲害一樣…。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子超:那魔術社時代有什麼是最讓妳懷念的呢?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其實我一直很想念大學的時候一起去各個大學看魔幻之夜。可是現在感覺好像沒這麼盛行了。以前那時候大家不管隔天是不是要期中考(!),北大統計系有句諺語:「沒有不能翹的課」(!!!),反正只要那個學校有魔夜就會跑去看。每次回到學校宿舍都快要被鎖在門外了,不,好像真的被鎖過,我爬過電梯旁的窗戶…。每次都緊張得要死但其實想想也滿好玩的。現在的話,是還有台大和輔大魔術社這些售票演出啦,可是跟那個時候的感覺已經有點不太一樣了。

現在沒人會喊「歡迎北大魔術社~」『耶~~~~』了。(吐菸)

子超:一開始看妳比賽的程序覺得有看到妳學姐一些動作的影子,但逐漸的妳的風格越來越強,表演的內容與設計方向越來越強烈,除了很會選擇音樂搭配之外,而且視覺上還有獨特的美感,但之後修改過的表演程序有人喊說看不懂?是逐漸想表達自己心中的想法還是?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剛開始學習魔術的人,絕對會有一個學習的對象,風格肯定都會受到影響。但相同的一套表演,你演越多次肯定會越有自己的想法,然後逐漸地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像我前陣子就對我畫框的表演有了新體悟(嗯?)。除此之外,你會漸漸發現在表演裡你重視的東西,可能是手法,可能是道具,可能是西裝。

那對我來說有兩件事,第一,美感很重要,這是無庸置疑的;第二,我覺得每一個表演的背後都要有一個故事,不論真假,不論故事線明不明顯。

什麼是明顯?像文沛然的『約會』這個表演就是一個相當明顯的故事。那,我所提到的「故事」不見得是這麼顯而易見的。他可能是一個大家都看得懂的直白故事,也可能是隱喻,甚至可能觀眾看完完全沒發現背後有故事。無論如何,你會有一條繩子讓自己抓著他走下去。這個故事不見得每一個觀眾都能看懂。但如果背後有這些設定,你在裡面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笑每一個皺眉都將會有意義,就更能夠表達內心的情感,這個表演就會更有生命力。

那,關於我新的表演,窗戶的那個,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多人看不懂啦齁。也許只是魔術效果不夠多大家不開心而已…。其實很多內心戲很多的魔術師都很清楚的知道我想表達的故事的。

而我現在看魔術有時候不會只單純去看手法難不難,我會看整體的表現,包括衣服好不好看,道具好不好看,聽起來很膚淺,但拜託一下,魔術本來就是視覺的表演,我覺得把東西都弄好看是最基本的事,但這件基本事大家都做不到。不要覺得用超強手法可以cover一切了!!!!!!!

而所謂整體,其中最吸引我的,是情緒的表達,是那些只用肢體表達的,內心深處的話。

有一陣子,我密集地看了一些剛接觸舞台比賽的人的表演。他們會模仿一些知名魔術師的,他們覺得很好看的動作,比如深情款款地看著一張牌,然後笑一下(嗯有什麼事嗎?)。但我認為既然你覺得這動作很好看,你該做的事是去思考:為什麼這些他會做這些動作?這些動作背後有什麼意義?如果只是表面上的模仿,沒有思考此時此刻為什麼要笑要皺眉,這個表演會只淪為模仿表面,就像一幅沒有靈魂的複製畫,觀眾看不到你思考的痕跡,這是很可惜的。

我總認為思考後的結晶才能稱為藝術品。

所以,現在的小朋友比完賽寄影片問我意見,我能給的,絕對不是手法或flash這些東西。我會告訴你衣服很醜,衣服要燙,妝要畫,頭髮要抓,不要再學Lukas了…。

子超:但我覺得跟初學魔術的人講這些東西能聽進去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因為這幾乎已經是另外一個層次的學習境界了。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其實真的很難聽進去,不過我在我之前的研習會上也有分享這些觀念,希望能讓大家多去思考,也真的希望大家能夠聽進去。

子超:這一次能夠去美國魔術城堡(Magic Castle)表演是什麼樣的一個機會呢?是自己投影片參加審核還是?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Sandy:其實這是 Andost 一直希望在魔術城堡有一個台灣之夜,嗯,一週啦,Formosa Week,整整一個禮拜都是台灣人的表演。他幫忙送了很多台灣魔術師的表演影片,寫了企劃案什麼的,負責安排城堡表演的 Jack Goldfinger先生看了之後,相當喜歡我的表演,就一直想邀請我去城堡,於是有了這樣的機會。也很開心這一次能夠成行。

(補充:魔術城堡之前也有辦過香港之夜以及日本之夜,台灣魔術師,我們繼續加油吧!!!)

子超:我們知道Sandy除了魔術外還有很多設計方面的才能,除了攝影還有繪圖等許多非常優秀的才藝,也會是將來發展的重心嗎?所以接下來還有什麼打算嗎?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Sandy:基本上我覺得參加魔術比賽就像是一種面試,是一個向世界上其他人展示自己能力的機會。台灣真的太小,而我喜歡的卻是像劇場那樣的表演方式,那怕只是一個小舞台都好,像之前去大阪的魔術酒吧手品家,他們就有很棒的表演空間,有燈有幕有舞台有煙,感覺非常好,很希望台灣未來也有多一點這樣的地方。

但可惜的是目前這樣的模式在台灣並不盛行。所以未來如果有機會,應該還是會繼續參加比賽來增加更多的曝光機會吧。

除此之外,接下來應該還會想要畫圖,有空的話啦…。每一次從東京回來,都深深受到他們的美感的衝擊。其實我覺得這些東西台灣都可以做,那為什麼不能多花一點點時間把它做好?我常說日本人最愛賣廢物,但我們還是會心甘情願地掏錢。你說那些印著熊本熊的餅乾真的好吃嗎?就算吃起來很普通但他印著熊本熊啊你要不要買嘛!!!這樣的結合明明很簡單,卻會讓你不知不覺地把錢拿出來,最後發現自己買了一堆廢物還很開心…。

子超:那妳會建議之後想學魔術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Sandy:台灣多數的人主要學習魔術的歷程是來自於高中或大學的魔術社團,在這個以魔術之名的社團裡,我們很自然的就只看魔術影片,很自然的就只看到手法。等到真要排程序時才在想「我想要特別一點耶怎麼辦?」然後再硬套個什麼角色上去。

我覺得接觸的面應該要改變,我們做的是「表演」,不是單純的「魔術手法」。所以我認為多看電影、舞台劇、音樂劇、跳舞都好,甚至靜態表演或畫展。很多人認為美感是天生的,但我認為美感是可以培養的,你只要多接觸,多看,多去美術館,日積月累下來,你會發現你可以分得出什麼東西是比較美的。當你累積了這些無形的東西後,對排出來的表演質感是可以大大提升的。

子超:非常感謝 Sandy 今天抽空接受專訪,也期盼看到台灣出現更多的舞台,讓 Sandy 有更多的表演機會,也希望之後能夠在國際間看到 Sandy 「面試」履歷表更加卓越。

Sandy:謝謝子超,也期待有這樣的一天,謝謝。

魔術師專訪-Sandy-張庭瑋

這一天專訪 Sandy 時,她提到一個點讓我思考了好久,她提到說因為她是學美術的,

所以在她的眼中人本身沒有美醜之分,但站在舞台上就應該要有站在舞台上的樣子,不在於你長得怎樣,而是該配合自己的表演把自己打理成該呈現的樣子,比如說不要演病人還畫著一臉好像等下要結婚的濃妝。這是身為一個表演者對於觀眾最基本的尊重。

不是台下什麼樣子,就直接大剌剌的上台表演,有時候還必須配合舞台上的燈光以及考慮給觀眾觀看的角度與心情來思考,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觀念,而且是很多人單純只想要上台表演魔術而忽略的觀念,魔術圈有時候的確是表演藝術當中少數族群當中的少數族群,如果連我們自己都不夠尊重我們自己的表演,那又何況是我們的觀眾呢?

對此,我思考了許久,給了我很多的啟發,如果我們去看魔術的舞台比賽,發現只是「複製人全面進攻」,不知道大家作何感想?XD。對此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呢?或是對這一次的專訪有什麼想法想跟我還是大家分享的呢?歡迎在下面留言,喜歡的話也歡迎分享這篇文章給大家喔。

(本次照片特別感謝 Sandy 本人以及攝影師 Karren 提供,大家要記得喔,要由網路上使用照片或文章,一定要徵詢過人家的同意,不然就是盜用喔 X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