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魔術師,意思就是做你自己

在文章開始之前,想先請大家看一下這個影片

這部影片是導演 Lauren Greenfield,找來一群人,要求他們對導演的指令做出直覺反應的表演。第一個指令是「像女生一樣跑步」(Run like a girl),然後是「像女生一樣打架」、「像女生一個丟球」。然後導演找來5位小女生,告訴他們一樣的指令,同樣請小女孩們做出第一直覺的反應。
看到影片後面你會嚇一跳,因為可能會跟你想像的很不一樣,今天我們要藉著這個影片來討論框架,不論是魔術師、或是其他各種領域的框架。
魔術師 Dai Vernon (之前的文章有提過他的趣事,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去翻一下)曾經說過一句名言:

Be natural, what I mean by this is be yourself.

我個人對於這一句話的理解是:「做自己,最自然」,從上述影片可以看到,其實很多的框架都是在學習的過程中自己加上去的,如果魔術師 Lennart Green 在學習的過程中,一直有人說:「你這樣不對」、「魔術師不是這樣的」,那我相信,他現在名聞天下的「SnapDeal」(隱形發牌)絕對是不可能發明出來的。

(影片是他在 TED 演講的影片,我想他應該是在 TED 上面演講表演魔術最久的人吧)

另外一個不把自己用框架限制住的是魔術師 Armando Lucero

他在魔術的學習過程中,都是用他自己覺得應該就是這樣吧,所以他才能有那麼多超越魔術師知識範圍外的東西出來,也是他與眾不同的原因。

而在學習魔術的過程中,很多人其實都難免會去看崇拜偶像的表演,然後開始學習,這樣的行為不是不好,只是很容易變成某某人的複製品,在過去中視大魔競節目流行的時候,你看到十個人可能會有九個人都喜歡講「仔細看」、「注意看,奇蹟就發生在一瞬間」我們會看不到這個魔術師的個人特質是什麼,其實只是再模仿而已。

而另外一種現象也很有趣,我有一個好友,平常講話非常好笑,每一句話都很有梗,可是在變魔術的時候,變成一個正經八百的人,如果是熟悉他的朋友,一定會覺得很不習慣,另外一個朋友,講起話來就是大老粗,可是表演魔術的時候,變成風度翩翩的公子,有時候這些高反差的魔術人格,都會讓我覺得非常的不適應。

因此我會覺得「做自己,最自然」,你既然是這樣的人,你又何必硬要在表演魔術的時候,給自己另外一個人格?好笑的人,可以表演好笑的魔術,粗手粗腳的人,也可以大手大腳的放開來演魔術,沒有人規定魔術師就一定是某個樣子,我再度強調「做自己,最自然」。

把這樣的框架放大來看,框架其實就是世俗的眼光,回到一開始請大家看的影片,有人規定女生就應該是跑步跑起來綁手綁腳?打架就一定是扭扭捏捏?如果回歸到還沒被世俗眼光所框住的小女孩來看,根本就沒有這回事,真的「做自己,最自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