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Berglas 談觀眾管理

David Berglas 談觀眾管理

本文摘自 Genii Magazine 雜誌 2017 年 12月號:Richard Wisman (以下簡稱 R)對 David Berglas (以下簡稱 D)的訪談資料,而 David Berglas 因為劉謙,也變成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子,之後我們再來介紹更多他的相關事蹟,今天挑選這篇他對於上台表演魔術這件事情的一些細節,包含怎麼上台,怎麼樣控制觀眾,以及讓觀眾有著良好回憶的細節。

R:你在表演之前會如何準備呢?

D: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你必須綜合考量各種因素,包含你怎麼被介紹出場,用什麼樣的方式走出來,甚至搭配什麼樣的音樂出場,這些都會直接影響到觀眾對你的第一印象,當然,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當你出場表演,必須能夠將眼神的焦點關注到每一個觀眾,某些魔術師只會將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前幾排的觀眾,將焦點投射到每一個觀眾有助於讓觀眾更有參與表演的感覺,會讓他們更融入你的表演。
(補充:對於這個部分,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Juan Tamariz 的 The five points to magic 這一本書的 The Eye 篇,有很詳盡的解說)

R:你的很多表演都會邀請觀眾共同參與,你是如何挑選自願上台的觀眾?

D:我從不直接指定某些人上台,或是直接問觀眾上台參與,因為通常這樣做有時候有的觀眾會覺的很糗,難以配合,或是挑到一些根本不想配合的觀眾,因此我的方法會是在表演的時候,我會說等一下會需要一些自願上台的協助者,通常我會說,等一下的表演我需要六個男的,兩個女的,這樣會讓觀眾做好準備,有一定的心裡預期,說來奇怪,在我說完這些之後,之後我講到『好的,現在我需要我的協助者上台。』,這時候通常都會出現很多的志願者上台,有時我都需要拒絕過多的觀眾上場。

R:這個方法很有趣,有時候我們常看到一些魔術師在挑選觀眾上台的時候浪費了很多時間。

D:現在你知道了,有時候我的一些魔術師朋友問我為何能夠輕易挑選觀眾上台的訣竅了。

R:那你如何避免這些觀眾被認為是暗樁的可能性呢?

D:有時候我會丟紙球下台,讓志願上台的觀眾去接,而且我會說明,如果你不想上台,請再將球丟出去,來避免觀眾會有暗樁的感覺。

R:那他們上台之後呢?你會問他們的名子之類的嗎?

D:我會一邊握他們的手,一邊感謝他們上台參與表演,但除非是程序需要,不然我不會主動問他們的姓名,有需要的話,我頂多問他們的姓,但不會問他們的名子,避免等下忘記觀眾名子之類的問題;我尊重每一個上台的觀眾,並且盡可能的讓他們不會有不舒服的感覺,訣竅在於永遠視每一個上台的觀眾都覺得他們是某個領域的專才,並且都真心覺得他們比你還要聰明,當然,有時這一點很難做到,但記住,魔術師的專業就是表演魔術。
(補充:為何我覺得這個看起來好酸 XD)

R:那你會怎麼面對那些已經上台但不配合的觀眾?

D:當然有時候你會找到一些想要在自己朋友前顯得自己很聰明的觀眾,或著是一些已經喝到 high 的觀眾,這時候可以靠一些幽默的方式來處理,別忘了,在舞台上你就必須掌控這一切,當然,如果真的遇到一些極端的觀眾,我會宣稱,我現在需要在場最聰明的觀眾協助我,才能讓這個表演更完美,邊說我會邊看著這個麻煩的觀眾,邀請他的協助,比如說請他拿著等下要揭曉的信封,然後請他站到舞台的最邊旁邊,左手作一個姿勢,右手拿著信封,然後繼續我的表演,有時候會走到這個觀眾的旁邊調整一下信封的角度,讓他覺得這個表演是需要他的,表演結束後,我會將觀眾帶回他的座位,並且感謝他的參與,但絕口不提那個信封的事情,對其他看表演的觀眾來說,舞台上不配合的觀眾是很討厭的,有時候我這樣做,會激起觀眾更多的掌聲。

R:真是趣味的處理方式;有時你表演的程序很複雜,那你是怎麼化解程序出錯的問題呢?

D:程序有時的確複雜,但對觀眾來說必須是直觀並且清楚知道你在做什麼的,如果觀眾覺得不了解你表演的東西,即使是一絲絲困惑的想法,對表演者來說都是失敗的,在我的表演中,大多數我都不會先預告等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因此當我在出錯並且改變魔術結尾的時候,不會有觀眾察覺到絲毫的不對勁,有時我會強調等下表演的困難之處,並且說明觀眾將見證到什麼樣的奇蹟,當程序完成時,觀眾將有體驗到不可能的發生,對於觀眾來說,這將是永生難忘的回憶。

綜合來說,大多數的大師的說法都很類似,尊重觀眾,多幫觀眾思考,不要讓觀眾覺得被玩弄,就是最佳的心法。

Share